• <small id="aqasq"><button id="aqasq"></button></small>
  • <td id="aqasq"><button id="aqasq"></button></td>
  • <td id="aqasq"><li id="aqasq"></li></td>
  • <small id="aqasq"><td id="aqasq"></td></small>
    歡迎登錄廣州銀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行業動態
    【TED】貧民窟中的教育創新
    2017-09-18


     

    查爾斯•里德比特(Charles Leadbeater)曾經是金融時報的記者和編輯,現為英國倫敦智囊機構Demos擔任創新顧問。他之前在TED大會上為我們帶來過關于業余創新的演講,今天他與我們分享的是教育領域的創新實踐。

    查爾斯認為我們看待問題的角度決定著我們最終看到了什么,我們問的問題決定著我們最終得到的答案。

    在過去二十年中,如果你問,在哪里可以找到教育的未來?通常我們的答案都是在芬蘭。芬蘭有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體系,所以我們紛紛對其趨之若鶩。然而我們發現真正值得借鑒的東西并不多。不可否認,變革性的創新有時確實發生在人們認為最佳典范的身上,但它更普遍地發生在那些需求無法得到滿足的地方。由于資源稀缺,這些地方無法實踐我們傳統的解決辦法,比如它們無法提供學校與醫院所需要的大量的專業人才。

    所以查爾斯試圖通過不同的地方找尋答案。他去到了里約熱內盧的一個貧民窟,這里的人口增長速度堪稱世界之首。在那里他碰見了這樣一個男孩,14歲,因厭惡學習而輟學,從事毒品買賣。兩年后,這個男孩的毒品買賣活動擴展到了10個貧民窟,手下有了200號雇員。正當他在歧途之上愈陷愈深時,他遇到了羅德里戈·巴喬(Rodrigo Baggio)。

    羅德里戈將筆記本電腦引入了巴西,并將那些由公司捐贈的電腦安放在了巴西貧民窟的社區中心。這樣的中心改變了許多如同那個14歲男孩的孩子們的命運。他們喜歡到這些社區中心來學習,他們被電腦科技所吸引,并且不再厭惡學習。查爾斯又去到了非洲東部最大的貧民窟,這里都是一些私人學校,提供的教育質量讓人擔憂。更糟糕的是,這里許多孩子的父母雙方或其中一方都死于艾滋病,所以對于這些孩子而言,他們需要了解的不是肯尼亞的國王王后是誰,他們首先需要存活下來,知道如何避免成為艾滋病患者。查爾斯認為手機的使用對于這個貧民窟的人們是極其重要的,它能夠聯系起更多的人力物力,從而有效地為這些孩子提供服務。最后,查爾斯還提到了在新德里附近的一個發展得不錯的貧民窟。查爾斯遇到了一些女孩兒們,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這些女孩竟然都未結婚,而且都想要繼續學習,并且擁有自己的事業。在十年前這對于這里的人們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這些女孩們想要繼續學習的原因就是因為擺在他們貧民窟入口處的計算機。印度一位改革性的社會企業家,蘇伽特•米特拉(Sugata Mitra)經過實驗認為孩子們在正確的環境下,可以通過計算機幫助自主學習,所以他將計算機帶進了這個貧民窟。


     
    TED.com:Charles Leadbeater: Education Innovation in the Slums
     
    查爾斯讓我們再重新回顧一下以上的事例,以及那些社會企業家所采取的應對教育問題的解決方法。我們會發現與科技相結合的教育能給人帶去希望。他認為當今我們教育體制運作的方式是不斷地施壓,我們被要求去上學,然后那些知識阿,考試阿,課程表阿通通向我們壓倒過來。這樣的方式對于那個14歲的巴西男孩而言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因此,我們的教育體制應該轉換模式,去吸引(pull)學生而不是壓制(push)學生。

    有沒有課程大綱其實已經無關緊要,重要的是要讓孩子們相信通過教育他們目前的生活狀態能向更好的方向邁進。他們需要有學習的動力。學習動力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外在的動力。我們相信教育終會有回報,但是這個回報的過程是漫長的,對于那些貧困地區的孩子來說也許太長了。那些孩子真正需要的是與他們生活息息相關,讓他們得以謀生的教育,并且教育的手段還應該有趣。

    一些改變已經在悄然發生著。在巴西的貝洛奧里藏特,孩子們一天的學習是通過游戲開始的,他們圍坐成一個圈,開始向老師發問。在委內瑞拉,小提琴被用來吸引學生們的學習興趣。還有些地方,學生們可以在沒有老師的情況下相互進行學習(peer-to-peer learning)。當你充分地調動人力資源,并且因地制宜地進行教育時,你會發現那些人與地都將有所不同。




     
    查爾斯還提到了馬達夫·查萬(Madhav Chavan),教育領域著名的社會企業家。他創立了一個叫做“Pratham”的教育機構,為印度的學齡前孩子提供學前俱樂部,并且為工薪階層家庭的孩子們入學提供支持。馬達夫希望通過“中國餐館”的運營模式來經營著他的非盈利機構,散播他的教育理念。我們知道世界各地都有中餐館,它們雖然不是連鎖機構,名字與外觀也不盡相同,但人們卻很容易辨識出它們。
    當今我們亟需的就是如“中國餐館”式的全球范圍性質的教育創新。查爾斯認為創新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建立在已有的教育模式上的持續性創新,另一種是顛覆性的創新。創新可以發生在正式的場所,如學校,醫院等也可以發生于社區,家庭,人際關系網這種非正式場合。我們以往大多數所進行的都是在正式場所的持續性創新,而現在我們需要更多種類的創新。.


    查爾斯最后提到了三個種類的創新,一是我們需要更多的再創造。我們需要更多非常規意義的學校,這些學校通常使用高科技手段,提供個性化教學。二是社區與家庭的配套教育需要跟上,畢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機會去學校上學。三是我們需要顛覆性地思考一套能跟上這個時代步伐的全新的教育體系。雖然這并非易事,但我們必須期待并為之努力。
    服務熱線:400-8855-129
    Copyright 2017 廣州銀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66960號
    【官方微信】
    聯系我們
    地址:廣州市番禺區節能科技園天安總部中心16號樓401
    公司電話:020-28688809
    服務熱線:400-8855-129
    公司傳真:020-28688690
    企業郵箱:yinhu@126.com
    Copyright 2017 廣州銀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亚洲国产人成自精在线尤物
  • <small id="aqasq"><button id="aqasq"></button></small>
  • <td id="aqasq"><button id="aqasq"></button></td>
  • <td id="aqasq"><li id="aqasq"></li></td>
  • <small id="aqasq"><td id="aqasq"></td></small>